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中国·香港雅风规划设计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0371-60948577
电话:13663827555
邮箱:hnhxly2008@126.com
公司QQ:1205322770、248439663
地址:郑州市农业路文博东路北行200米文博雅苑A-东1501室

陵园设计:一路寻找那些值得我们缅怀的人

作者:shunzi 来源: 日期:2014-11-26 10:38:59 人气: 标签:
  队友们凌海班吉塔一行归来后,随着展示在论坛里面的那些一路上观光采风的靓姿影像,也勾起了我在儿时的一些印象的回忆。班吉塔说起来于我并不陌生,往大点里说甚至有一些渊源。我48年就出生在离班吉塔几里路的一个小山村。而我的祖母就是生长在镇上的一个大户人家里。
  
  一岁时又由于感冒高烧转肺炎,山村里缺医少药,连夜去了三趟班吉塔请医,总算是没有被埋到山坡上去。算个棺材漏。我的父亲在49年就先在市总工会后转到税务局上班了。由于家搬到市里,就把我交给我的大妈侍弄。我五岁之前就在山村里度过的。终日里从山根爬到半山腰,再趴着秃噜下来就是我经常的运动项目。可能那就是我最原始状态的健身了。(据我母亲说一冬天就爬坏了七件棉袍子)那时候大妈去班吉塔串门,就把我和一条忠厚的大黑狗也带了去。
  
  我进城以后稍大一些每年都要代表大人回去给亲戚家拜年。长途客运站就设在锦州西大桥东北角的一排红砖房里,后院有几辆27座的破旧的大花牛(老式厢车的称谓)。一到春节前,由于客流量猛增,汽车站就临时组织几辆大卡车上面扣着帆布篷来应急。春节几乎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家里给我买好票,踏着后面溜滑的铁梯子挤到里面去。没有大人护着挺受气的,记得有一年被大人们给拥到尽前端的正中间,并且脸朝前正对着帆布蓬的尽前端一个很大的大方框,框上边吊着一块帆布帘,车一开起来呼呼哒哒的直往脸上撞。那当时的形象就跟个舍身堵碉堡的英雄似的。车到班吉塔,眼珠子都定了。
  
  我祖母的娘家共为几大分支机构。最直系的是两个弟弟,也就是我的大舅爷和老舅爷。大舅爷高高的个子是个老饱学,一手好金刀错的水笔字,走到哪,划拉到哪。而大舅妈则是位正规学校毕业的妇产科医生。家里很是俱有书香门第的氛围。老舅爷则是一位原国民党的军官,政治上落魄了,但人透着精明爽烁,领着一家人务农,但脾气仍然还像旧军阀似的,在家里两句话不投,能一脚把您踒(窝)到门外去。
  
  班吉塔一下车,首先就去大舅爷那拜年去。院子很长,有条狗,也不叫唤,你站大门外向屋一张望,蔫不唧的肚皮贴着地风一样地刮过来。幸亏一位拣粪的老人家拿着粪叉子吆喝住了,不然那两包点心就孝敬它了。给大舅爷舅奶拜完年,再去老舅爷舅奶家拜年,谁都能掏个三毛、五毛的。凑合起来也不少的。
  
  过年了,我的父亲好买个二踢脚什么的,先放在炕头的炕席下面烙几天(真造化)。可他自己不敢放,得求人。就请了我家下屋的一个比我稍大一点的玩伴代放。一个伴有一副羡慕表情的脑袋紧跟着二踢脚每次起爆时的运行轨迹迅速的俯仰之间、一扯气就给干掉了九个。或许感到忒冤大头了,或许也想长点本事。就让他拿仅剩下的那一个教教我,他很不以为然的告诉我手要轻点捏着,响了手就离开,别攥紧了就行。我壮了壮胆,点着了,果不其然,一声脆响,手一缩上天了!成功的喜悦把情绪带到了班吉塔。
  
  腊月二十七,刚一下车正赶上班吉塔的年集。遍地满眼的摩肩擦踵熙熙攘攘乱乱哄哄身背肩扛的人群。什么也没顾得上,先买了五个二踢脚,挎兜里揣进了四个,一个就捏在两指上了。找个稍稍宽绰点的地方,借了一个烟头往上一凑,只听“嗤”的一声点着了,听着响动手可也就松开了。只见这厮在地上横着一炮,随即穿越人群在肩头上方直奔东方射去,“哐”的一声,撞在人家的窗户框上了!那看得是真真切切,当时就有些发傻。可能是那家没人,等了一阵愣是没出来。正在发愣,小山村的一位父辈的屯宗拍了我一下,吓得一激灵。“下屯来了,啥时候到的?会放二踢脚吗”?我赶紧把四个都掏出来交给他,只见他平伸五指,也不知道那手怎么就长得恁么巧,正好四个缝。每指缝夹一个,登时一连气点着一连串鸣响,看的我是目瞪口呆!随着八声爆响后的灰飞烟灭,同时也正式对我可能在放爆竹的领域继续深造而宣告结束!
  
  班吉塔的工作结束了,随即转入我的老家小山村。我和大妈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大黑狗是我的忠实伙伴。每逢一年一度的拜年,走进大门的瞬间(我们家的大院是很长的,分大门和二门),也不知它是从哪儿跑出来的,一点声响都没有,旋即两只前爪搭在我双肩上,人立着搭着我一步一步的走进上屋,大张着嘴喷着热气似乎总想跟我说句话。狗是人类的朋友,尤其是现在更是挂在嘴上,形成了人类的共识。可有句世人皆知的成语,形容那些五毒俱全、卑污龌龊、缺德少教、恩将仇报的下四滥叫作“狼心狗肺”。狼心不言而喻,就像我们挨着个恶邻一样,任凭你累得吐血也交不下、喂不熟的。而狗可正是一个大冤案。是对狗格的一种亵渎!人们在颠倒黑白!而狗则在代相当一部分人去受过!典故来源于古代小说中用狼心和狗肺塞到一个恶人的腹腔里,救活了他,而他却恩将仇报。那怨狗吗?饶着献出一条命救人,还被人一口黑锅给背上。极不公允。杜撰“狗肺”的人的本质品格待考。还有的说狗是势利眼,能辨衣服新旧程度而看人下菜碟,说这话的人,只要您稍稍动一下大脑,就应该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而狗只不过在忠实于主人的教导而已!
  
  前几个月网上疯传“义犬救主”的帖子,说的是九江市贺嘉山陵园葬着一条名叫“赛虎”的白犬,以身殒命,挽救了30多人的生命。被陵园管理处张宁抗总经理投资葬于此,并立有塑像。并且清明前后献花扫墓的人屡屡行行的。其实我这些年并没养过狗,但还是情有独钟的,因为狗太忠厚仁义,从不水性杨花,嫌贫爱富、喜新厌旧、见异思迁什么的。更没有养小三的本事。
  
  话越扯越远了,班吉塔!我不知去过多少次,那里有我童年的乐趣和记忆,那也是我名字诞生的地方。我母亲有时说“你正是解放锦州时候生的,就应该叫‘解放’才对”。可就凭我舅爷的身份在起名字时估计对‘解放’两个字也不太那啥。随着时光流逝,童年的脚步也渐行渐远,物是人非。但我更期盼着有朝一日重回到班吉塔、回到小山村去,重温那儿时的梦。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首页|雅风简介|经典案例|雅风文化|新闻中心|联系我们|在线留言

版权所有:中国香港雅风设计规划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0371-60948577  电话:13663827555 联系人:刘总  E-MAIl:hnhxly2008@126.com

雅风地址:郑州市农业路文博东路北行200米文博雅苑A-东1501室  技术支持:郑州知网 关键词:陵园设计 公墓设计 公墓陵园